吉安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铁军大校撰文忆穿越死亡峡谷与落石擦身而过

发布时间:2019-10-09 20:07:55 编辑:笔名

“铁军"大校撰文忆穿越"死亡峡谷” 与落石擦身而过

>

6月5日,铁军救灾物资运输队的车队穿过险象环生的塌方路段向理县藏、羌族居住的高原山寨运送救灾物资。图为一杯进寨酒,满怀感激情献给亲人解放军。 中新社发 曾宪平 摄

震后余震不断飞沙走石过往道路十分艰险。从县城通往各乡寨的道路成为灾区远近闻名的“死亡之路”。 中新社发 曾宪平 摄

济南军区某“铁军师”政治部主任黄晓健大校,30年前曾浴血南疆战场,此次在汶川地震灾区参加抗震救灾,同样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他写下赴汶川县银杏乡送粮的那段经历,不禁感叹:我们的战士有很多还是在父母怀中撒娇任性的年龄,为了灾区人民,他们直面生死考验,担当生死大义,表现得太出色了,实在是太可爱了。

该文如下:  5月26日,奉上级命令,杨剑师长和我带领166名战士,从汶川县映秀镇出发,为身陷地震孤岛的银杏乡灾民送去2吨重的粮食、猪肉和其他生活物品。 地震发生后,从都江堰紫坪铺到汶川县桃关村所有的山坡几乎全被震塌,公路被山石覆盖,桥梁被砸断。沿这条路冒死从山里逃生的上百名灾民,已经有10多个被砸死或掉在江里被冲走,这段路被当地人称为“死亡通道”。 官兵们每人负重20多公斤的给养,向峡谷进军。出发没走多远,就进入山体滑坡地段。几十吨、上百吨的大石头,把昔日的213国道压得严严实实,形成高低不平、犬牙交错的大片石龙阵,长达二三百米。山上是更加让人生畏的、仿佛随时可能坍塌的千吨巨石。 杨师长带领突击队徒步从都江堰向映秀开进时,多次经历这样的场面,很镇定地指挥着队伍三五人一小组快速分散通过。 穿过了一道铁索桥,沿岸又是大面积的山体滑坡。在映秀湾电站附近,整片山坡被震塌,滑坡从山顶泄到岷江中。江流已经改道,岷江水被搅成了灰黄色的泥汁,下面暗藏着无数的暗流与漩涡。石丛中隐约可以闻到尸臭味儿。 我的心一阵绞痛,30年前在南疆战场上跟敌人生死相搏,也不曾有过一丝畏惧,而今面对这些不幸的遇难者,我却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悲痛。 走了约5公里后,滑坡直通江中,斜度达到八九十度,道路彻底无法走了。全队官兵转入一条山沟,抓着树木、草丛向上攀爬。山不高,但十分陡峭,到处都有山石滚落。 从坡顶下去,要翻过一道山梁,路旁无任何东西能抓,战士们便在山梁两侧绑上绳索,一边上,一边下。大家全身紧贴山体,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爬。与上山相比,下山更难:近百米的坡,前半段缓,后半段陡。道路湿滑,山下岷江涛声震天,一脚踩空就会掉到江里去。为避免绳子承重过大,战士们一个一个往下滑。 我感觉双手象被火灼烫了一般,被勒得生疼。前面的一个战士不小心踩落了一块石头,一脚腾空了,惊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只见他双手死死地拽住了绳子,慢慢地稳住了身体。我看到他的手套已经被磨破了,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快到沟底时,站在下面警戒的战士突然冲着我大喊:“小心上面!”我抬头一看,一股石流已顺沟向我袭来,我赶紧大跨一步躲过去,随之便见到几块巨石訇然而下,至今想起都不免有些后怕。 杨师长告诉我说,岷江江水很急,是一条恶江,人下去连头都看不到。 滑下绳索,是连绵1公里多的滑坡,也是此行最为危险的地段:一段湿滑的土坡上,被以前通过的人们踩出一溜脚窝,狭窄到只能容一只脚侧向站立,两脚交替前行。脚窝上方既无绳索可抓,也无石块可攀。土坡下方笔直地通向岷江,一旦出溜下去,连缓冲的地方都没有。 我往下看了一眼,一边是滔天江水,一面是悬崖峭壁,陡觉不寒而栗。我告诉后面的五连连长王帅,让他提醒战士们,要往前看,不要往下看。滑坡距江面100多米,往下看人容易晕眩。 前面的战士拐过一块大石头就见不着影了。我们像螃蟹一般附在山崖上横向移动,脚下的江水震耳欲聋。我赶忙提醒后面的战士:重心靠右,小心慢走。大家都侧蹲着身子,一边找准下脚的位置,一边用手抠着山体向前移动。我手脚并用,还几次在石丛中踩空。 短短600多米的滑坡,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下来后,腿直发软,不停地打着哆嗦。 下到沟底回头望,土壁上的战士小如蚂蚁,背负着沉重的行囊,一小步一小步走了下来,心疼之感顿生。  走过斜坡,前面又是长约3公里的滑坡路段。杨师长看了看地形,立即派出警戒人员,命令其余人员分散开来,一边上下左右观察,一边快速通过,不允许有片刻停留。 这时余震又来了,在我们前方大概100米的路段发生了山体滑坡,滚石飞落。更为惊险的是,要通过一处酷似老虎嘴的地段。上面是高悬错落已经松动的巨石,下面是犬牙交错的乱石。战士们一个一个地腾挪跳跃而过,我的心一直悬着。杨师长在一旁指挥着,嗓子喊得几近沙哑。 11时04分,我们到达了映秀镇的老街村豆芽坪村。走了不到百米平路,前面的滑坡路段直插江心。原有213国道的护栏星星点点地露在外面,护栏外仅剩下不到一尺宽的便道,逼仄而崎岖。 岷江依然在一边咆哮着。我们紧贴着护栏像攀岩一般,慢慢地向前挪动。被踩落的山石不时地滚落江中,发出轰然巨响。 过了滑坡地段,便可望见全长1925米的皂角湾隧道。战士们又慢慢聚拢了起来。因背囊沉重,战士们开始把口罩、海绵块取下来做垫肩。我发现好几个战士的肩膀上被勒出了两条好深的血印。 走出隧道,前面就是一座不太高的山。整个山都被震松了,每爬一步,就要退半步。不多久,我们就登上了山顶,看到了震中孤岛——银杏乡。战士们欢呼起来。 穿过铁索桥,就走进了兴文坪村。我们在一堵墙上看到了灾民们手书的标语:神兵天降孤岛抢险,勇士徒步绝境送粮。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兴文坪村村长孙开羲跑过来和我们一一握了手,不停地说,感谢铁军,感谢铁军。战士们把带来的粮食和猪肉全部交给了灾民,拒绝了灾民们送来的腊肉和水。 27日晨,我们接到迅返指挥所的命令。因飞机舱位有限,为了多上几位受灾群众,几名战士选择了留下。 穿越“死亡峡谷”,有人说是“天佑铁军”,有人说是这是个奇迹,但对于亲身经历过的人来说,这是实实在在的一次炼狱之行,是人生中的一次生死历练。这条路太险了,走起来太难了。(陶社兰)

内江治疗白癜风医院
运城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桂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内江白斑疯医院
运城白癜风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