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山水柴哥虎弟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15:46 编辑:笔名

从前,在鄂东的大别山区,有个叫做葫芦地的小村子,该村住着一小户人家。这个人家里就老夫妻二人,他们在四十岁时才育得一个儿子。由于是中年得子,夫妻二人看得非常珍贵。为了让儿子有出息,其夫早出晚归,到远在三十公里外的大崎山去打柴,第二天又挑到烧窑的地方去卖。其妻则在家里理料田地及家务,一心让儿子读书,小日子过得还算顺利!可是,有一天,丈夫上山打柴时,不幸遇到“大虫”(这一带的人们叫老虎为“大虫”),饥饿的大虫三二下就将老夫咬得连骨头也不剩。妻子得知这一消息后,天天坐在屋后的山上,遥望着大崎山,不吃不喝,以泪洗面,眼睛哭瞎了。妈妈的眼瞎了,儿子的书再也读不成了,为了这个破碎的家,十五岁的儿子不得不子承父业,担起了砍柴的家什,与村里的大人们一道上山砍柴,侍候母亲,时间长了,村里人就叫他柴哥。  一天,村里其他人都各自有事,柴哥只好一人上山。临行前,妈妈拉着他的手一再叮嘱他,千万要提防大虫,不要走深林偏道。柴哥劝她不要担心,在家安心歇息。拿起“冲担”(一种两头尖中间宽的木头扁担),镰刀,绳子上路了。   日头西沉的时候,柴哥挑起打好的一担柴,往山下走去。走在半山腰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凉风吹来,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就放下担子,稍作休息再下山。正当他放下担子,准备落坐的时候,一只雄壮的老虎已站在了他的面前。柴哥长这么大从没有见过老虎,面对这强悍之物,他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柴哥苏醒了,他眼睛一睁,只见那只老虎也伏在他的身边,他想:老虎伏在我身边又不吃我,这是为什么呀?他好生奇怪,就壮了壮胆对着老虎说道:“畜牲,你是不是看见我死了不想吃我?”老虎摇了摇头。“那你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事需要我帮助?”老虎点了点头,就张开了那血盆大口。柴哥一看,老虎的口里有四根铁钎横在喉部,下也下不去,吐也吐不出。原来,老虎中了猎人的计,吃了猎人下的“肉包钎”。见此情景,柴哥小心谨慎地将手伸进了老虎的喉部,一一将铁钎取了出来。老虎吼地一声,吐出一滩淤血,围着柴哥打了三个转,点了三下头,身子一跃三丈远,归隐到了山林之中。   柴哥回到家里已是半夜了,老妈妈还在伴灯等着儿子归来。她心里已是焦灼难安,一个劲地祈祷老天保佑。正在这时,柴哥挑着柴进了门。老妈妈一边摸索着拍打儿子身上的尘土,一边取来饭菜给儿子端了上来。柴哥边吃着饭边讲述着在山上给老虎挑铁钎的事,俩母子觉得这事太稀奇了,老妈妈似乎不敢相信地说,“上次你父亲就是被老虎吃了,这次老虎没有动你?”还没有等柴哥回答,从门外传来很响的撞门声,老妈妈摸索着将门打开,并跨出门槛,感觉有什么东西拦住了,她用手一摸,试着毛茸茸的。原来是一只老虎正半蹲地爬在门口的地上,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两只眼睛像两个大灯笼似的放着绿光。此时,柴哥已站在了妈妈的身边,他一眼就认出是他刚救的那只老虎。他再往地下一看,在老虎的旁边还有一只关死野猪,柴哥对妈妈说:“娘,你别怕,这是大虫给我们送礼的来了,它给我们送来了一头野猪呢”。老妈妈一听,对着老虎说:“大虫子,我家老头子就是被你们这些畜生吃了,你不会又来伤害我们吧?我现在就只有柴哥这一根独苗了,你可不能再发兽心了呀”。那老虎一听,低下了头,好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孩子,眼内还闪着泪花。柴哥在一边看得真切,就把自己看到的情景对老妈妈讲了,老妈妈一听,说:“你要是通人性的话,我不再怪你,你就到我们家做个老二吧!你柴哥也好有个帮手”。老虎听了之后,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眼里更是泪光闪闪,跪在地上连着点了三个头。后来,这只老虎果真三天两头地往柴哥家里跑。经常送些山上的野货。柴哥他们吃一些,给乡亲们送一些,也卖一些。柴哥上山砍柴,它也陪同前往,柴哥从此也安全了,老妈妈也不再担心,他们的日子慢慢好了起来!家里的日了是一天比一天的好了,可是有件心事老妈妈一直记挂在心头,那就是柴哥的婚姻之事。   有一天,老妈妈坐在大门前乘凉,她边对着虎弟摇扇子边唉叹道:“虎老二呀,家里自有了你的帮衬之后,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可我们住在这小山沟里,你的柴哥二十二三岁了,何时能娶上媳妇?”老虎听了这话便起身向老妈妈点了三下头,摇头摆尾地离开了。柴哥从街上回来听了老妈妈的话后,直埋怨她不该这样,他说:“我没有找到媳妇,它一个畜生能帮什么忙呢?”老虎自从柴哥家出来了之后,就从大别山的南边翻到大别山的北面,来到了安徽地界。一路上,虎弟就听山民们议论:金寨有个员外仗着自己的权势,欺压百姓,强迫一个良民家的女子,嫁给他自己的傻儿子为妻。虎弟听了之后,很是不服气,它决心等到员外家迎亲的那一天,给他家来个出奇不意。   这天一大早,虎弟就伏在一个老林里,这是员外家的迎亲必经之路。正值中午,只见一行人,抬着八抬大轿,鼓乐齐鸣,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向着员外的家里走去。待走到老虎的伏机之地时,老虎纵身一跃,就横在了迎亲的队伍前面。那些抬轿之夫哪见过这阵势?迎亲的人早已吓得四散。老虎则扒开轿门,轻轻地将已吓晕的新娘叼驮在背上,翻山越岭,半天行程百余里,将新娘带回到柴哥家。老妈妈一看,惊怨道:“你终究还是个畜生,野性难改,抢人家的新娘,这样作孽呀!”姑娘早已不醒人事,但身上并没有伤痕,老妈妈立即烧了碗姜汤把她灌醒了。   姑娘醒来时,看见老虎还在一旁坐着,吓得直哭。老妈妈安慰道:“姑娘莫怕,这是我家老二,它心肠好,不伤人的,你不要怕它。你在我家稍歇息二天,我们把你送回家”。姑娘一听,又哭了起来,并将自己被逼成婚一事向老妈妈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老妈妈听后很是气愤,就安抚道:“那你在我家多住几日,过一段时间我们再作打算”。姑娘很感激地点了点头。在与柴哥家人相处的日子里,姑娘发现这户人家虽不富有,但家庭非常和睦。老人慈善厚道,柴哥不仅长得一表人材,人也善良勤劳,虎弟则是有趣又通人性。住了几日之后,姑娘也就没有去意,并暗示愿成为柴哥的媳妇。老妈妈见此乐得心里开了花,她连忙托乡亲到山那边的姑娘家说媒,与柴哥成了亲。看着柴哥成家了,老妈妈也有嫂嫂作伴,虎弟告辞归山了。  话说姑娘被抢之后,员外家就找姑娘家里要人。一天,员外家里又让家里手下到姑娘家要人,并扬言再过三日不交人的话,就要让他家破人亡。姑娘家人着急得不行。正在这时,姑娘带着柴哥回家探望岳父岳母。可他们前脚刚一回到家里,员外家的手下就跟了进来,他们二话不说,带着柴哥及姑娘就走。员外将他们分别关在两间屋里,不给吃喝,逼着姑娘答应休了柴哥,嫁给他的傻儿子。姑娘哪肯愿意,天天以泪洗面。同时,他们以柴哥强抢民女为由,将柴哥交给了县衙。老妈妈听说后,心急如焚,她摸索着来到大崎山上,对着山上哭喊:“老二,老二呀,你哥受了冤枉,你回来救救他呀!”果然,第三天晚上,虎弟回到了家里,只见老妈妈一人神情呆滞地坐在堂屋。虎弟围着老妈妈转了三圈,似乎是对她表达什么,就出门了。它直接来到员外家。员外一家老小听说是抢亲的老虎来了,个个吓得四面逃跑,只留下姑娘一人。姑娘一见是二弟,惊喜得热泪盈眶,她一下子骑在虎背上,直奔县衙大堂。来到县衙大门口,正听县衙老爷拍起惊堂木,厉声叫道:“荒唐,世上有这等老虎抢亲之事?那你去把老虎叫来!”他的话音未落,虎二弟已经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老爷哪见过老虎,吓得一下子摊到了桌子下。等到他醒来时,虎二弟与柴哥还站在那里候审,老爷还在全身筛糠似地,颤抖地拿起笔,把姑娘断给了柴哥!虎二弟把柴哥与嫂嫂送回了家,就又回到了山林!   自此以后,柴哥一家过着平静的日子,柴哥也有了自己的儿子。可是好景不长。一天,柴哥上山打柴去了,媳妇带着儿子回了娘家,家中只有一个老妈妈。正中午时,一群兵士闯进了这个小山村。他们进村之后,见了年轻力壮的人就杀,见了东西就抢,当几名兵士闯进柴哥家抢东西时,眼瞎的老妈妈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出于一种本能,她顺手去挡了挡,那兵士飞起一脚将她踢倒在地,年高体弱的老妈妈被这飞来之脚踢背了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后来还是这些兵士走了之后,邻居给她灌了开水才醒了过来,可怜的老妈妈再也站不起来了。后来才知道这是金兵北犯。柴哥打柴回来后,见此情景,肺都快气炸了,他决心要报仇雪恨。可他是个柴夫,上那里去找那些金兵?找到了,凭他一人之力又怎么战胜那众人之敌?正当他左右为难之时,一日,他上街看见一些人围着一张布告在看,他也凑了上去。原来,整个长江中部,大别山地带都不太平,金兵北犯,兵荒马乱,很多黎民百姓正惨遭蹂怜。皇上出榜招贤纳仕,选能人带兵。柴哥一见,身上热血直往上涌,他想:复仇的时机到了,他没有多想就揭了榜文。可当他来到县衙时才知道,揭此榜文者要在五天之内,带千名精兵才能赴京领旨。这下可把柴哥搞急了,他想:我是一介草民,哪里去招到千名精兵?   回到家后,他急得茶饭不思,人都瘦了一圈,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怎么办呢?她媳妇说:“何不找找山里的兄弟出出主意?”这一下提醒了柴哥,他立即跑到大崎山,高声喊道:“虎弟,虎弟,我是柴哥,你听见了么?我有十万火急的事找你!”不一会儿。一阵冷风吹过,果然是虎弟来了。只见它来到柴哥身边,摇头摆尾,在他的身上亲了又亲,嗅了又嗅。柴哥对它说:“虎弟呀,你哥我有家仇国恨,凭着一腔热血揭了皇帝榜文,现在要我招千名精兵,出征杀敌。我一个柴哥只有力气,可上那里去招那千名精兵呀?”虎弟一听,点了三下头,然后大吼三声,不一会儿,百草疾风,千树劲动,一群群老虎向柴哥身边靠拢,足有三百多只,这可比千名精兵还要精啊!柴哥高兴得大声欢呼,他带着这批精兵回到了家。   第二天,柴哥就领着这批特殊的兵来到京城,领了圣旨,挂了帅印。柴哥走前面,虎弟紧随其后,到了两国交战之地。那金兵哪见过这架势,还没有上阵就已心怯,被那些当官的逼上阵来,脚还没有站稳,就被那威威虎风三二下吹倒了,只经几个回合,柴哥就收复了所有失地。得胜回朝,   皇上嘉奖柴哥,封他为大将。柴哥不忘虎弟,在皇帝面前为虎讨封:“这次打仗多亏了我虎弟,没有它就没有我,也没有这稳固的江山”。皇帝听后感觉言之有理,就封虎弟做山中之王,还亲笔御题了“王”字,贴在了它的头上前额。柴哥则不愿为官,他对皇帝说:“我只有打柴的力气,没有做官的智慧,还是让我回家为我残弱的老母尽尽孝,养老送终吧。以后边关再有战事,我与我虎弟定来为国效力”。皇帝见他如此忠义,就御批了。从此,柴哥还是打他的柴,虎弟则做了山中之王! 共 41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疼痛怎么办
昆明治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秋季癫痫患者应注意哪些饮食问题呢

上一篇:每一次

下一篇:无题2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