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梧桐小说夕阳中的木匣子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16:07 编辑:笔名

(一)  “林先生,我要一个木匣子,罗教授的那个。所以希望你……”那人话还没说完,林宇便问:“钱呢?”那人笑着拿上一个手提箱,说:“这是五百万的定金。”林宇提着箱子走了。末了回头提醒:“我只拿东西,不杀人,所以能不能拿来就看你的造化了。”  那人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应答道:“明白!谁不知道林先生的做事风格。”  林宇走了,那人示意手下跟着他。  林宇回到住所,发现自己被跟踪了。立刻打电话给那人,那人只是说担心林宇有不测。然后他开始规划自己的行动。  夕阳西下,仅存的一点余晖洒向研究所,研究所的影子被拉的老长。一间密室里,罗教授为木匣子上了锁,安详地靠在靠椅上。研究所外,一双眼睛正虎视眈眈地盯着研究所。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林宇开始行动了,和着夜色,他如幽灵一般绕过监控,直达密室门前。正当他打算破门而入时,门居然自动打开了。“莫非有什么机关不成!”他自言自语。然后,他看到了罗教授。  罗教授好像知道他要来,轻声问:“你来了!”林宇并不理睬,喝道:“老家伙,我只要那个木匣子!”  罗教授有些心酸,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然后,他平静下来,问:“你处心积虑要得到它!可是如果它就是属于你的,你所做的又有什么意义。”  林宇还是不予理睬,重复道:“我只要那个木匣子!”  罗教授眼角有些泪花,慢慢闭上了双眼。忽然,他手一沉,去世了。桌子上的木匣子格外醒目。  黑衣人径直朝木匣子走去,看到上面有一道拼图机关。他尝试了很久,始终不能打开,于是拿起木匣子,走出来研究所。  次日清晨,林宇将木匣子放在桌子上,出门去了。当他再回来时发现,木匣子居然不见了。傍晚,他再次造访研究所,发现这里已成一片废墟。  回到住处,他躺在床上,心想:算了反正是受人委托,定金退给他就是了。半夜,他被噩梦惊醒。他感觉那个木匣子不是一般的东西,决定把它找回来。于是拨通了那人的电话,约定半小时后见面。  (二)  “东西拿到了吗?”黑暗中一个声音传来。  “拿到了,先生。只是它在我的住处消失了。这是你的定金。”  那人冷笑,“哦!你的意思是不打算把它交给我喽!”转身示意手下人干掉他。  林宇迅速掏出手枪,对准了他的脑袋。平静地说:“你应该知道,我不只是偷东西而已!如果今天我死在这,你必须陪我。”  那人换了一副脸色,赔笑道:“东西归你!归你!”然后消失在夜色中。  林宇知道他不会就此罢休,回到住所,收拾东西。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怎么!要逃走吗?”  林宇拿起手枪出去了。见到他的脸,不觉一惊。“师……师……师哥!”  他笑,说:“我今天是来杀你的!用师父的剑术如何!”林宇又是一惊,“难……难道!”  他回答:“没错!我也是和那人一伙的。动手吧!”  林宇拿出光子剑,二人纠缠在一起,两道青光在黑夜中挥舞,两个小时,不分胜负。最终林宇的腿上挨了一剑,血流不止。  他冷冷的说:“你的仁慈只会给你带来死亡!”说着扬起了手中的剑。忽然他一转剑锋,朝自己的腹部刺去。林宇惊呼师哥,他笑笑,说:“好好活下去,快走。”说完他闭上了眼睛。  林宇含着泪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三)  天亮时,他逃亡到一个小村庄。由于昨夜的剑伤,他昏倒在路边。远处一个明媚的女子朝它的方向走来,应该是城里富人家的女子。她看到他倒在地上,伸手推了推他。  他警觉地站起身,拿枪对着她,她吓得尖叫一声。然后林宇退一软,又昏倒下去,腿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  她把林宇弄回家里,擦净了他脸上的尘土,竟发现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恢复得很快。三天后的中午,林宇终于醒来了,他从床上下来,在房间随处走动。“呵!这房间真大,外面还有一个花园,房子的主人一定很有情调。”他自言自语。  她回来了,看到林宇醒来,一阵欢喜。红着脸说:“你醒了!我真的好高兴。”林宇问:“是你救的我!”她嗯了一声。林宇说了声谢谢,便要离去。  她的神色有些慌张,问:“吃过午饭再走好吗?”  “不用了,跟我在一起会很危险!”  “我不怕!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姑娘,别傻了。我现在被追杀,你跟我在一起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我……我爱你,只要你在这里陪我一天,就一天。”她几乎是哀求了。  林宇愕然,回答:“你不能爱上我!否则你会很危险。不过我可以答应陪你一天。”  晚上,他们漫步在院子里。没有月亮,院子的周围死一般的黑,冷风压的林宇喘不过气。他有种不祥的感觉,转身对她说:“进屋吧!这太冷了。”  “你不觉得你应该抱着我吗?”她有些娇气。  忽然,停电了。一切都被黑暗笼罩了。林宇立刻搂着她,拉开了保险。忽然,她在林宇的怀里消失了。接着传来一个声音:  “林宇,我承认我干不过你。不过要想要她活命。你就结果了你自己。”  她大喊:“不要,你快走!”  林宇的心凌乱了,但还是平静地说:“好!我答应你,你放开她!”  他笑,说:“谁不知道林宇枪法第一,当我……”只听嘭的一声,一道光亮很快消失在黑夜里。  她跑过来,紧紧抱住林宇,哭着说:“我真的好害怕,不要离开我!”  林宇推开她。“不!我必须要走,现在就走,为了一个木匣子,也你的安全。”  她好像明白了,踮起脚尖,轻轻吻了林宇一下。对他说:“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林宇拿了东西,离开了。  “你叫什么名字?”她喊。  “林宇!”  “我叫苏晓!我等你回来。”  (四)  三年后的一个清晨,李警官找到林宇,林宇很是担忧。但奇怪的是他只有一人前来。  “林先生,还记得我吗?”  林宇摇摇头。他接着说:“我们保护过你的父亲。”  林宇更加疑惑。问:“什么?我的父亲。那绝不可能,因为我一直是孤儿。”李警官笑笑:“没关系!这绝不会影响今天我们谈的东西。”说着他拿出一张照片。  林宇接过照片,不觉大吃一惊。“什么?乌巢。”  “没错!是乌巢,三年前你曾为他们办过事,对吧!”林宇神色慌张,只是摇头。李警官拍拍他的肩膀。“不用担心,我知道你除了自卫没伤过人,今天来是想请你帮忙。”  “什么!找我帮忙!”  “没错,帮我们打掉乌巢,这个是你的吧!”李警官拿出木匣子交给林宇。  林宇又是一惊,接下木匣子。“好!我答应你们,然后去找她。”李警官满意地点点头。  (五)  林宇又来到那个村庄里,看到了那个别致的楼阁。他走过去,轻轻地推开门。  房间挂满了蛛网,好像很久都没有人住的样子。林宇有些心痛,自言自语:“怎么会这样!她不是说会等我的吗?”  他又回到了自己住过的那个房间。那里很干净,里面的摆设还是他当年离开时的样子。很明显,她是经常打扫这个房间的,林宇放下心来,他走下楼去,坐在院子里。  天渐渐暗了下来,苏晓回来了,看到林宇,手中的东西滑落到地上,一点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她扑上去,拥抱林宇。  “你回来了!我真的好想你,你以后还会走吗?”林宇也拥抱她,“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对了!亲爱的,为什么你只打扫我曾经住过的那个房间啊!”  “那是我们的新房啊!”苏晓笑着说,林宇抱起她向那个房间走去。  突然,木匣子掉在地上,它打开了。苏晓甜甜地说:“林宇,你的东西掉了。”  林宇说:“没关系,它不再重要了,今晚是属于我们的。对了,其实我不叫林宇,我叫罗斌,我的父亲曾经将我的记忆删除了一部分。”  苏晓娇里娇气,“不管你叫什么,你都是我的林宇。”林宇将她放在床上,然后灯灭掉了。 共 284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重视饮食保障远离不育
黑龙江医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