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春秋奇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38:40 编辑:笔名

那是七十年代的事了,是我九岁那年,因为我十岁才上学。那时农村的生产模式是以生产队为最小单位的集体模式。当时我家有七口人:父母及一个哥哥两个妹妹还有一个弟弟,可上队里做工只有父亲和哥哥俩人。人多劳力少,所以年终分不了多少粮食,如果平时不加以节省,不常常把山芋当作主食,那粮食就不够吃。为了解决主食不吃山芋的问题,我父亲在集体会上,不知费了多少口舌才分得一条牛给我放,这样,我也能挣一些工分,在年终的时候就能多分一些稻谷。每当想起这时,我心中就有种酸苦涌上来,因为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母亲餐餐只吃山芋。  那个时候每当吃饭的时候,把锅盖一掀开,只见锅底一点点白米饭,锅四周贴满了山芋。母亲先为父亲盛一碗米饭,然后就为哥再盛一碗米饭,最后她自己就盛满一葫芦瓢山芋,端到门边坐在小木登上吃。我和弟妹们就一涌而上抢盛锅底的米饭。记得当时我看到母亲正吞咽着山芋时,就疑惑的问:“妈,你怎么餐餐吃山芋啊?”  母亲腊黄的脸上挤出一些笑容,笑着说:“山芋好吃嘛,妈喜欢吃山芋啊!”  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就认为母亲真的喜欢吃山芋,现在想起时,那表情让我心痛。母亲那天天吃山芋的神态,现在才感觉到那时是艰难的吞咽着。那说自己喜欢吃山芋的话语是言不由衷的,那笑容里面有更多的无奈和惨淡。母亲是省米饭给我们吃啊。  放牛娃,有许多古之名人作的诗,还有多种娃娃放牛图。  这些作品给读者的感觉是那么的雅至和有趣。在人们欣赏一首娃娃放牛诗时是那样的享受。欣赏一幅娃娃放牛嘻戏图时,是那样的赏心悦目。诸不知美丽的背后隐藏着多少艰辛和悲凉。夕阳余辉,农人在山间田间劳作,那一片白白的水田里映着山景和人的身影,在闲情逸致的观赏风景的诗人眼里是多么美丽的一幅画卷,可是赏景者哪里知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痛楚。  我家本来是住在村子中间的,由于那个年代人们喜欢集中居住,村子里的路不象现在都是水泥浇灌的路,全是土路,那时每家的家畜不象现在圈养,而都是散放着的,全村各家的猪啊,鸡啊,鹅等到处跑,而且到处拉屎,还有牛等,每每到了雨季,那村子里的路被踏得稀烂,穿鞋子都无法出门!特别是雨后天晴的时候,这里被太阳一照,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嗅的气味。还有那些家畜到处糟蹋庄稼,村民之间经常为此发生口角,由于以上的原因,我家就搬出离村子东方大约有两华里的一个山腰上,在那里盖了三间茅屋。  其实我家的伯父一家早五年前就搬到这里的山顶上居住了,搬到山上居住虽然孤单,但是多了一些清雅自在。这里也少了一些口角的烦恼,也嗅不到那些怪味。但是可苦了我,因为在农忙季节放牛是要起得很早的,一般凌晨三点钟就要起来放牛,凌晨三点钟天还很黑,一个人不敢在山上放牛,只好把牛赶到大村子里同村子里那些放牛娃一道上山。所以我又比那些放牛娃要早起半个多小时候。  我要通过一条小田冲,再过一个水圹,然后再过一片竹园间的路才能到村子里。那天我凌晨两点多钟就起床了,把牛牵出牛蓬屋,来到牛前面从牛头上爬上牛背,然后骑在牛背上把牛向村子方向赶。七几年的二三月份天气不象现在的温暖,那时的天气还是很冷的。我记得那时我握着牛绳的手不敢露出衣袖。一会儿头上湿润润的,天好象在下雾,天空中寒星闪烁着,远处西边的山脊梁犹如一条伏卧着的野狼,好象正在伺机扑向猎物,那竹园边的那棵老槐树在黑暮下活脱脱的象个张牙舞爪的恶鬼,越看越象小时候听大人们说的故事里面的鬼。突然想起前些日子晚上在伯父家玩,伯父说关于那片竹园中间路的故事,心中就对那片竹园产生了恐惧,我就随牛在路边吃着草,慢慢的向村子那个方向移动,想等到天微微亮一些再过去。  前些日子听伯父说那竹园中间的一条路以前出现过怪事,伯父说是真实的,不是说故事。那时我的小姑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小姑从外面打猪草回来,天快要黑了,就匆忙的走入那片竹园。小姑进入竹园中间的路口时看到路的中间边上有一把花伞,当时小姑认为是哪家晒伞时风把伞吹到这里来了。当走到跟前时,发现一个陌生的年青女人面无表情的坐在伞下,在喟怀中的一个婴儿的奶。当时小姑并没有在意,当小姑走了几步时就感觉到哪里有点异样,觉得那个年青女人怀中的婴儿脸色异样,脸如白纸一般。由于当时匆匆一瞟,但是还是感觉到那婴儿嘴并没有吸嚅,还好象发觉那婴儿嘴角在流血。当她再次回头看时,那伞,那伞下的人不见了。听伯父说,当时小姑发了疯似的跑回家,到家后就一病不起,过了七八天身体才康复。当时伯父说小姑遇到的是鬼,那鬼就是很久以前这里的一家儿媳妇,后了出了事,被冤枉至死,伯父说是听我爷爷说的。当时我问是哪家的,伯父不说,后了又说以后说,不过伯父又说太惨了,不忍心说。  想到这些事,我也不敢向前走了,全身寒意,我就让牛在田埂上慢慢吃着草,心里孤单至极,一有点响动,我就会惊得一身冷汗,当时,我是多少想早点天亮啊。过了一会儿,能微微感觉田埂上弯弯嫩草尖上的水珠泛着微弱的光了。回头看看我家的房子,只见我家的厨房不知什么时候已亮了灯,只见母亲瘦小的身影在不停的走动,一天的劳累从现在开始了。此时我感觉有种暖流灌入全身,我有了生气,突然感觉不怕了,也不孤单了。  天麻麻亮的时候,我骑着牛来到竹园中间的路口,路的两边是一米多高的土埂,土埂上长满了发育不良的只有米吧高的细竹,还有长得很茂盛的刺藤夹在其中,路上面竹梢相连。站在路口向里面看,此路犹如一个洞穴。此时我能看到路的尽头一家房屋斑斑点点的土墙一角,我再向两边看看,只见竹园内一块块的灰黄色的败叶成堆,没有败叶的地方就是一堆堆各种颜色的剌藤,我知道那一堆堆剌藤的地方是坟。以前白天的时候和小伙伴们进去玩过,还见过一个很大很高的坟,这个坟从中间开个个很宽的口子,里面黑古龙冬的看不清楚,记得当时有个小伙伴突然大叫一声:鬼哦!我们一哄而散,就跑出了竹园,后了才知道那个小伙伴是开玩笑,他在远处哈哈的大笑。  现在天很亮了,我用双腿夹了夹牛的肚子,右手提了提绳子,叫了声:架!就催促牛快快进入路口,当牛刚走几步时,就停止不前了,抬起头惊恐的向路里面看着,时不时的鼻子里发现很大的声音。我当时以为牛看到异性牛了,因为我的牛是公的,是不是看到我们村子里黑蛋放的母牛了。我向路的尽头一看,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再看路两边的竹园埂上,也没有什么异样的东西。可是牛就是向路上惊恐的看着,不敢向前走,我的屁股感觉到牛背上的皮在抖动。不知怎么的,当时我一点没有怕的感觉,我用左手上的竹枝向牛屁股上轻轻的抽了一下,希望牛能走过去,可是牛不但不向前走反而后退几步。我又抽了一鞭,那牛有立即要调头逃逸的迹象。当时我有点恼怒,几乎是跳下牛背,就用右手牵着牛绳,左手握着竹枝在前面横扫,牛就跟在我后面走过了竹园。以前听过大人们说过的话,说什么人三分怕鬼,鬼是七分怕人。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就这样我就过去了。什么感觉也没有,什么也没有看到。  那个时候由于我还小,才九岁。我又喜欢和小朋友疯玩,一玩就把那次奇遇给忘记了,一忘记就是二十几年。当我三十几岁的时候,有一年农历六月份的一个夜晚,在伯父家纳凉时,大家闲聊一些以前的经历和奇遇,我突然想起了我九岁放牛遇到的那件奇异的事。当我说过我在竹园那里遇到的事时,谁知我堂哥幽幽的说:  “那个地方哦……那个地方出鬼嘛。张三也遇到过的。”张三是我们村子里胆子最大的一个人。如果现在他活着的话有五十五岁了。几年前在月牙弯那儿被车给撞死了,撞死的时间也记不清了,只记得时间是才开始修建昭亭南路的时候。我听堂哥这么一说,就急切的问:  “他遇到了什么啊?”  “张三年青的时候晚上就喜欢出去玩,一玩就玩到夜里十一二点才回家,他的姐夫不是住在七里岗吗?有一天晚上,他到他姐夫家去玩,到了快十二点的时候,他就向回走,当走到竹园路的中间时,突然哗的一声响,一看啊,路边,也就是靠左边的竹园埂上,就是有坟的那边嘛,那个埂上啊,有一张白脸伸了出来。当时张三头轰的一响。不管怎么样啊!张三后来对我说,反正不能跑,一跑,就不得了,那鬼就敢出来追人了。他当时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就照那张白脸一拳头。”  “打到了没有啊?”  “没有打到,当时他还爬上埂向里面看看,什么也没有看到,后了就回家睡觉去了。”  我静静的听着,过了一会儿我情不自禁的说:  “张三胆子真大,要是现在的我,我不吓得发疯的向家跑啊。”  这时我伯父大声的说:  “你听张三说!吹牛比!他是推天转嘛……听他说!天他都能推的动!听他七屁八磨的!”  “噢!他本来胆子就大嘛。”父亲说。  “他胆子大我相信!但是他说看到一张白脸我不相信!皱蛋!”伯父高声强调叫道。  堂哥嘻嘻笑着说:  “哦,还听张三说,他有一次晚上纳凉,看到那个竹园的最高竹子上坐着一个女人呢,那天晚上天气很热,他把竹床搬到屋外的场地上,然后就倒在竹床上睡,由于白天累很了,一倒到床上就睡着了。当他醒来时已夜里十二点多了。当时他口渴,正准备爬起来到屋里倒茶喝时,他抬头看到那个竹园的一个竹梢上坐着一个人,起先认为自己看花了眼,后了仔细一看,!是一个年青的女人,披头散发,身穿白纱一样的衣袍,看着月亮笑”  伯父鼻子里哼了一声。  堂哥继续说:  “是真的嘛,他对我说的,对我说的时候,六子还在场,你不相信你问他嘛,他还看到那个女人坐在竹梢上,把竹梢压得弯弯的,翘着二郎腿呢。那个女的脸是朝着西南边对着月亮笑的,月亮照着她侧面的脸上,还能看到侧面微微泛光的汗毛。”堂哥说后不作声了。  过了一会儿,我轻声问:  “后了呢?”  “后了啊?后了他爬坐起来看,不见了人,只见月光下面那弯弯的竹梢闪动几下。” 共 38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西医对逆行射精的认识
黑龙江最好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最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锁心2

下一篇:茶室醉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