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失踪的教授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27:06 编辑:笔名

一  五月的加州,风和日丽,气候宜人。  一架波音747客机缓缓地降落在加州机场上。在沿着舷梯鱼贯而下的众多旅客中,有二位中国警官,他们就是遐尔闻名的刑侦专家何钊和他的学生申公荻。  这次何钊师生前来美国,是为了侦查一个历时五年悬而未决的疑案,替一位名叫苏姗的姑娘寻找她失踪了五年的父亲。  前几天,这位姑娘远涉重洋前往北京,找到何钊,一再向何钊苦苦哀求,恳求他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自己寻找父亲。  苏姗是何钊的还在美国留学的学生刘映华介绍来的。在这之前,刘映华还打电话给何钊,一再在电话里恳求老师说:“老师!苏姗的父亲詹姆斯教授是一位著名的能源专家,失踪前正在从事一项新能源的研究。这一研究的成功,将彻底解决能源的危机,把人类社会往前推进一大步。他的失踪十分蹊跷。请您务必接下此案,揭开此中迷团,帮助她寻找到自己的父亲。”  苏姗是一位二十多岁的白人姑娘,瘦小、俏丽、楚楚动人,但却双眉深锁,脸上笼着一层愁云。在向何钊叙述此案的时候,她把何钊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了自己内心深深的忧虑和悲痛。  苏姗读初中时就失去了母亲,从此父女相依为命。尽管父亲为了自己的研究工作,不得不把她送到学校去寄宿;但每逢双休日和节假日,他都要抽出时间来陪伴女儿,为女儿买来许多礼物,带她去逛公园,在她的心里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五年前,她高中毕业,考上了大学。父亲亲自开车送她去学校报到。临分别时,父亲交给她一张银行卡,交代说:“苏姗,爸爸给你存了一笔钱,它足够你读完四年大学。你长大了,以后就自己掌握这笔钱吧!”  “好的,爸爸!”她回答说。  “原谅爸爸!苏姗,爸爸需要集中精力从事一项很重要的研究工作,今后可能很少有时间来看你。你要学会独立生活,自己照顾好自己。”父亲又一再交代说。  “爸爸,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她有一点儿心不在焉地回答。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这竟是父亲对她的最后叮嘱。从那以后,父亲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几年来,她四处打听,问遍了所有的亲友,找遍了父亲有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得到任何一点有关他的消息。  何钊听完姑娘的叙述以后,沉思了片刻,说:“你知道你父亲从事的是一项什么重要研究吗?”  “不太清楚。我只知道父亲是在从事一项新能源的研究,至于是什么能源,却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姑娘回答说。  何钊点点头,又说:“那么,现在如果要着手寻找你父亲的话,你又能为我们提供一些什么线索呢?”  姑娘摇摇头,为难地说:“我只能为您提供一份名单,一份我父亲的几个朋友和学生的名单。除此以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这事使何钊颇感为难。按理说,像这样一个没头没脑的寻人小案,他完全可以拒绝接受,但一想到刘映华在电话中的一再恳求,想到在詹姆斯失踪的后面真有可能隐藏着什么重大阴谋,他不觉又犹豫起来。  见何钊沉默良久,一直没有表态,姑娘忽然“咚”的一声在何钊面前跪下,急切地哀求说:“老师,请您一定要帮帮我!我不会要你们白干的,我会付给报酬。”  何钊连忙扶起姑娘,说:“快别这样!姑娘,报酬不是主要的。只是你父亲失踪的时间实在太久,又缺少必要的线索,我是怕万一……”  “不,不!老师,只要您接下此案,就一定能够寻找到我父亲。”姑娘见何钊语气松动,立即抢着说道。  送走姑娘以后,何钊问申公荻:“你看这个案子?”  “根据姑娘的叙述,她父亲应该是主动失踪的。因此,这位詹姆斯应该还健在,而且很有可能是躲在某个地方,秘密地在继续从事他的研究。”申公荻回答说。  何钊点点头,又问:“可是,他又为什么要抛弃亲人躲藏起来呢,并且一躲就是五年?有什么研究需要如此地隔绝人世,秘密进行呢?”  “那就不得而知了。也许,这就是此案的关键所在。弄清楚了这一点,也就不难寻找到这位教授了。”申公荻回答说。    二  到达加州以后,他们先去詹姆斯教授所在的工作单位——加州科学院去调查了一下。该院一位名叫罗伯特的副院长接见了他们,告诉他们说:“詹姆斯早年毕业于哈佛大学,后来又在该校取得了博士学位。取得了博士学位之后,便应聘来加州大学任教。由于他在能源研究方面取得的卓越成绩,十五年前被聘为我院的院士,独立从事新能源的研究。他是一位出色的科学家。对于他的失踪,我们感到非常担心和遗憾。”  “那么,詹姆斯教授具体的研究课题又是什么?取得了何种程度的成果呢?”何钊又问。  “这个嘛,我也说不太清楚。”罗伯特颇有点为难地解释说,“您知道,每一个重大科研项目,在取得完全成功之前,都是严格保密的。否则,你所取得的那一部份成果,就有可能被人窃取,抢在你之前取得成功。”  “难道就没有人知道教授的具体研究情况吗?比如说参与或协助他从事这一研究的助手。”何钊又问。  “十分不巧,最了解詹姆斯实验室情况的是他原来的助手怀德博士。怀德博士正好去欧洲参加一个学术讨论会去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罗伯特抱歉地说。  他们接着去拜访了当地的警察局,以及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地方办事机构,希望能取得他们的帮助。  当地警方的态度十分冷淡,说是近几年中加州的失踪人口很多,他们警力有限,不可能一一立案去调查。  国家安全局的情况好一些。那里的一位名叫查理的官员热情地接待了他们,给了他们一些许诺。  查理三十多岁,高大健壮,思维敏锐,待人热情。他告诉何钊说:“当年,詹姆斯的失踪,曾一度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他的失踪,估计可能与某个经济间谍组织有关。当然,这仅仅是一种猜测,直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一点。”  “那么,你们为什么不进一步深入调查,去寻找证据呢?”何钊问。  “就我本人来说,很愿意这样去做。但安全局不比警方,此案不属于我们的管理范围,而我们的人力又十分有限,实在无力顾及此案。现在好了,有您这位大侦探接手此案,一定能解开此中谜团,寻找到这位教授。”查理解释说。  “只是此案相隔的时间实在太久,毫无线索,我们远来贵国,单枪匹马,力量又十分有限……”何钊沉吟说。  “不不不,你们绝非单枪匹马。在加州,仍然有很多人在惦记着詹姆斯,希望能够寻找到这位教授,他们都会为你们提供说明。你们如果有什么发现,请及时告诉我们。办案中遇到什么困难,也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为你们提供帮助。”查理真诚地说。  “谢谢!如果遇到困难,我们一定会请求你们的帮助。”何钊为对方的态度所感,站起身来,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在随后的二天里,他们逐个地去访问了詹姆斯教授的亲友,结果一如苏姗所说,他们对教授的去向都一无所知,提供不出任何一点有用的线索。  最后,何钊的手里只剩下了一张名片,一张巴西沙氏石油公司的一位名叫安德逊博士的名片。据苏姗说,她没有见过此人,这张名片是她在父亲的一本书里找到的。于是他们决定先去巴西见见这位安德逊先生,然后再返回加州来会见怀德博士。    三  总部设在巴西的沙氏石油公司,是世界三大石油巨头之一。它垄断了整个拉丁美洲和部分中东国家的石油生产,每年的原油以及成品油的销量占据世界第二位。  在沙氏石油公司,人们告诉何钊,由于健康的原因,安德逊博士已于二年前离开了该公司。  经过一番周折,他们终于在一座滨海城市里找到了这位博士。原来博士患了美尼尔氏症,经常头痛发作,正在此地作康复疗养。  这是一家依山傍水,建筑华美的高级疗养院。院内绿树蓊郁,花香遍地,疗养院的幢幢楼房就掩映在这满目的绿树和鲜花之中,环境十分优美。  安德逊博士在一间高级病房里接待了他们。  安德逊博士五十多岁,高个,秃顶,颇为瘦弱,但却十分健谈。他滔滔不绝地告诉他们说:  “我与詹姆斯是大学同学。只是大学毕业以后便各自东西,失去了联系。直到十几年之后,才在比利时偶然相遇,在一起度过了几天难忘的日子。”  那是一个能源紧缺的年代,每桶原油的价格由三十多美元一路暴涨到九十多美元。随着油价的暴涨,又产生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引发了全球性的通货膨胀……一时间许多企业相继倒闭,工人失业,生活变得异常艰难,人们叫苦不迭。  于是,如何寻找到一种价廉物美的新燃料,用以取代价格昂贵的石油,就成了当时科学界的一个热门课题。  就在这时,比利时一位名叫刘易斯的科学家忽然宣布:他解决了水的分解难题,发明了以水代油的技术,并将举办记者招待会,公开展示他的研究成果。  众所周知,水是最廉价的一种氢氧化合物,只是它的结构非常稳定,只有通过电解才能将它分解成可以自燃的氢和可以助燃的氧。舍此以外,别无他法。要想用水来代替石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水火不相容,这是人们早已熟知了的自然规律。  因此,刘易斯的这一宣布,造成了极大的轰动。  作为世界三大石油巨头之一的沙氏石油公司,当然不会对此事漠不关心,便委派安德逊前往比利时,去一探真伪。  安德逊到达比利时后,竟在下塌的旅馆里遇到了一别多年的老同学詹姆斯。原来詹姆斯正在从事新能源的研究,也是奔刘易斯的这一发明而来。  第二天,他们一起去参加了刘易斯的记者招待会。  记者招待会在一露天广场上举行。刘易斯开来了一辆轿车,当众放掉了油箱里的汽油,然后请记者们对汽车详加检查;汽车的油箱是空的,也没有别的替补燃油箱。接着他又请记者中的一人去提来一桶自来水,取出一瓶绿色的液体倒入水中,说这是一种助解液,掺上了助解液的水一进入汽缸,就会分解为氢和氧,进行燃烧。  掺了绿色液体的水倒入汽缸以后,刘易斯便令司机发动引擎。引擎“嗡嗡”地响了几次之后,果然发动起来。轿车载着几名记者开始向前行驶……  “骗术!”詹姆斯拉了安德逊转身就走。  “可是,你知道他往水里掺的绿色液体是什么吗?”安德逊问。  “丙酮和乙炔。”詹姆斯回答说,“早在二十世纪初,爱迪生就做过这个试验,把丙酮和乙炔的混合物倒入水中,就能启动汽车。只是这种燃料并不比汽油价廉,并且还会腐蚀发动机,不能长期使用。”  “唉!看来‘水火不相容’仍是牢不可破的自然规律。以水代油只能是人类的一个无法实现的美好梦想。”安德逊感叹地说。  “那也不尽然。”詹姆斯说,“与此相反,在自然界中却也确确实实发生过海水燃烧的奇怪现象。”  詹姆斯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接着凭借他惊人的记忆,向安德逊介绍了如下二件事情:  1976年6月的一天,法国气象工作者从气象卫星上接收到奇怪的彩色照相:在大西洋亚速尔岛西南方向的海面上,一排排山峰般的巨浪上燃烧着通天大火……  1987年11月的一天,印度东南部的安得拉邦马德里斯海湾附近的海域里,突然刮起一阵飓风,紧接着海浪咆哮,海面上骤然燃起一片滚滚的通天大火。火光映红了周围数十里,目击者无不目瞪口呆。这场大火延续了十多个小时,燃烧的海水通红沸腾,景色壮观,令人惊心动魄,难以忘怀。  当时,有一位名叫罗姆斯基的专家曾设法驾船冒险靠近大火进行观察,发现那里的风速每小时高达280公里以上。他认为是这一罕见的大风造成了海水的燃烧。当飓风以每小时280公里以上的速度在海面疾驶时,会激起滔天巨浪,风与海水发生高速摩擦,从而产生巨大的能量。正是这一能量使海水分解,释放出氢气和氧气,飓风中的电荷又将它们点燃,于是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詹姆斯叙述完以上事实以后,接着说道:“尽管海水燃烧的现象非常罕见,并且它骤然而起,具有强烈的破坏性,无法加以利用。但它却告诉我们:水的分解,并不仅仅只有电解一个途径。”  事有凑巧,当天下午,在太平洋托克劳群岛以北的洋面上,就出现了海水燃烧的现象。詹姆斯教授得知这一消息后,决定立即前往该岛去进行实地观察。安德逊当然也不愿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便与詹姆斯同机前往该岛,去观赏海水燃烧这一自然奇观。  詹姆斯一行乘坐专机径直飞抵托克劳。但到达那里以后,却遇到了一个难题:原来海水燃烧之处还在该岛以北八十公里的海面上。此时海上风急浪高,气候非常恶劣,无论是飞机还是船只都无法出航。最后,他们找到驻岛海军,这才重金租用了一艘军舰,专程送他们前往考察。  海上风急浪高,汹涌的波涛一个接着一个,冲打得军舰摇摇晃晃,使人难以站稳。  军舰在风浪中艰难地行驶了五十多公里以后,远处终于出现了一片火光。那火光艳丽如霞,映红了半边海天。 共 1158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检查前列腺脓肿的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最好的癫痫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