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指间专栏暗香浮动六根泡尽归本真散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13:01 编辑:笔名

澡堂,是一个大众清洗身体污垢的地方,也是大众聚集的场所,更是人六根洗净精神舒畅的家园。不论你是什么身份,什么年龄,只要来到澡堂,如同灵魂来到天堂——干净公平得很,没有什么贵贱贫富之分,个个赤身。如同冬天的树叶,去掉了春夏秋的枝叶繁密,留下的是本真的赤裸,没有任何的矫饰包装。  澡堂洗澡平时也经常去得,只是工作的碌碌、快节奏的生活、俗事的羁绊,都是匆匆而进,快速地洗完出池穿衣走出澡堂,不曾消闲地享受那澡堂带给的惬意与自由、休闲与娱乐、享受与欣赏。  今天全国成人自学考试监考完后,时间尚早,不至于到肠胃饥噜的时间,领了监考费,忽然有一种要去澡堂泡澡的冲动。  匆匆忙忙把洗澡所用的物品准备好,手提提篮步行去澡堂。一路东风裹身,坚守树枝的树叶旋舞扑脸,不由得把羽绒服帽子卡在秃顶的脑袋上。加紧脚步,一会来到了澡堂。  来澡堂的人真的不少,男女老少,熙熙攘攘,有点赶集的热闹和趣味。相识的谈笑着、招呼着、嬉戏着,仿佛大家来朝拜一般,不由得哑然失笑。  买票寄鞋,拿了钥匙,换了拖鞋,转身向男澡堂走去。掀开厚重的皮棉门帘,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如同走进了五月的春天。呵呵,澡堂是温热的。  澡堂里的人可真多,个个赤裸着身体,潇洒地走来走去,我想,也只有在这样的地方,大家才没有了裸体之羞之防,本来,澡堂就是裸体的家园,一个没有任何道德、法律约束的地方,忍不住笑那些嬉皮士们和消极待世的人们为什么不在澡堂里放肆而偏偏要跑到大街上、人群里去裸奔、裸行。  找到自己的床铺,不紧不慢地脱光衣服,偷偷欣赏一下自己发福的身体,再瞟一眼周围的人,不由得感叹:人到中年,身材的没有,发福的干活!哈哈哈哈!  澡堂如同天堂,到处行走着毫无约束的人们。大水池里人满为患,小水池里门可罗雀,有几个大腹便便的,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吭哧哼唧,水一定是很烫的。看着那些在大水池的人们那种望而却步的神色,情不自禁地摇摇头。  对于我这样的身材,要想享受那种泡澡的乐趣,首选的应当是小水池,尽管烫热的水侵贴的肌肤发涨、赤红、汗毛孔炸开以致汗流浃背,但那种炽热如蒸笼般的感受还是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泡澡的舒坦。先下大池预热一下,池水如电流一般慢慢地侵贴如肌肤,温热地感觉顿时传遍全身。全身浸泡在水里,心神舒张开来,慢慢地观察四周,嘿!柔弱柴骨如搓板的,肥如八戒大腹便便的,胸肌发达的、皮肉松散的,不看不知道,一看真是吓一跳哦!“快看快看!”身边几个中年人手指着我身后的一位澡客,我好奇地回过头来,呵呵呵,一个俨如女子的大学生正羞涩地低头走进水池,黑色的烫发,发育特良好的乳房,白净的皮肤,不看那男性特征的位置,真还以为女澡客走错了澡堂。也许是大家行注目礼的缘故,小伙子腼腆地把伸进水池的一条腿缩回去,径直向水龙头冲澡去了。  “搓背!”“哪个搓背?!”穿着裤衩的搓背师傅大声吆喝着。声音未落,“来了!”好几个泡好澡的人应和着,搓背师傅笑着说:“别急,一个一个来。”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大水池里泡了一会,觉得水不过瘾,就站起身来,趟着水走进小水池。腿刚放下,不由得缩回,嘿!水还真热呢。撩些热水洒洒身,全身融进滚烫的水中,憋一口气,用滚热的水洗把脸,长出一口气,嘿!舒服!筋骨舒展开来,四肢漂浮在水中,由外到里,全身的毛孔和血管张开了口,让热气熨烫得舒舒服服,额头上的汗慢慢地渗出,心神舒泰,脑子清净,六根归一。似如睡眠状。  脑海里不知什么时候涌现出了小时候过年到县城洗澡的情景:20世纪70年代,一冬天也只是在过年的时候,拿着大人给的一块钱去县城洗澡,那时候是三星未落就起床,几个小伙伴不行十几里路到县城澡堂,天蒙蒙亮就排队买1角钱的澡票,几个人把衣服放进衣个铺洞里,脱得光溜溜地嗷嗷叫着扑进澡堂,肆无忌惮地扑打,相互搓背。偶尔看到城里的大人吆喝一声“搓背!”“呱唧”一声,搓背的把搓背钱随手沾上水掴到墙上,用毛巾把要搓背的从头到尾搓一遍。  “打盐吗?!”  “打奶吗?!”  “打盐!”  “好嘞!”  “全活!”  “一个全活哦!”  搓背师傅像牧师唱《圣经》一般,后台的“好嘞!伺候着呢!”  一唱一合,澡堂如同剧院,热闹非凡但有条不紊。  搓了背,打了盐,冲了澡,收拾一下洗染品,走进后台,用床铺上的浴巾单裹住身体,躺在床铺上,抽一支烟,烟雾弥漫中,听到“来杯可乐!”“来瓶饮料!”“来个青萝卜!”清净完身体,人们开始享乐起来。  听吧,肆无忌惮的笑声在荤段子里荡漾开来,没有人责备,大家竖起耳朵听着、笑着、意会着、演绎着。  “老哥,修脚吗?”一位修脚师傅走近身边询问着,“修!”“好唻!你躺着!”“桌子上有烟,会抽自己拿!”“好嘞!”修脚师傅把小枕头垫在脚下,拿出修脚工具,坐在马扎上不紧不慢地修起脚来。  “师傅!收入怎么样?”我不由得与师傅攀谈起来。  “凑合吧,一天200元左右。”师傅应诺着。  “200?!”天哪,我一个大学副教授,一天的工资才100多元,一个修脚师傅轻轻松松地一天200多!真有点对他刮目相看了。算了,还是好好享受享受。我闭上眼静心地享受着。  “好了。老哥!还捏脚吗?”  “捏!”我狠狠心答道。  “您躺舒服了!”师傅收拾好修脚工具,拿来一条干净的毛巾,把脚面盖上,坐在小马扎上,一个脚趾一个脚趾地捏、揉、掐、搓、敲、拍、拽、拧、绾起来,动作熟练而连贯,酸、麻、疼、痒,脚被拿捏地舒服极了,捏拿犹如催眠曲,让人全身心放松,真是舒坦惬意极了!  “按摩!”  “拔罐!”  身边的人喊叫起来。  “来了!”  “稍等!”  ……  咬牙全活完后,人变得精神多了,也轻松多了。一切好像都是新鲜的,穿上衣服,付完账(监考费没了),我感叹地走出了澡堂,从头到尾,又包裹得严严实实。 共 230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和哪些要素相关-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最好的研究院

上一篇:春天又来了

下一篇:等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