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公益诉讼呼唤民间力量

发布时间:2019-08-24 00:56:02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自然之友、自然大学两家环保NGO,在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的支持下,联合起诉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公司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最终有了结果。

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应尽可能地放开,让更多的社会力量能够通过司法途径来监督环保法律的执行。

自然之友、自然大学两家环保NGO,在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的支持下,联合起诉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中国神华煤制油化工公司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最终有了结果。

8月 0日,北京东城区法院电话告知律师不予立案;9月9日,两家NGO申请立案的材料被内蒙古鄂尔多斯中院拒绝收取。

这件之前就引起社会强烈关注的公益诉讼,随着环境保护法修订案草案的审议进程,让社会组织的公益诉讼主体身份争议进入新一轮高潮。

10月21日,环境保护法修订案草案提交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进行三审。修订案草案规定,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依法在国务院民政部门登记,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5年以上且信誉良好的全国性社会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其他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理事李波对媒体表达自己的质疑时说, 信誉良好 的评判标准是什么?由谁来评判?这样弹性极强的规定很容易导致自由裁量权的滥用。

而在此之前的201 年6月26日,全国人大法律委在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提交环境保护法修订案草案第二稿。该二审草案规定: 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中华环保联合会以及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环保联合会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彼时,这一规定引起社会巨大的质疑。6月28日,一份由5 名个人、1 4家组织联合签名的 人人都有权发起公益诉讼 的公开信递交全国人大。

诸多环保人士认为,要想突破现实的制度瓶颈,全面参与和推动环保公益诉讼依然要有很长的路要走。

环保事件催生环保组织

近年来各地频繁发生的环保事件为环保公益组织的诞生创造了契机,成立的环保组织又进一步推动环保事件的解决。

广州绿点公益环保促进会前总干事张立凡向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介绍,2009年在广州 番禺事件 中,由于当地居民担心垃圾焚烧所带来的安全隐患,对在该地建立垃圾焚烧厂进行抵制。伴随着番禺事件的发酵,民间组织 宜居广州 诞生。 宜居广州 持续关注垃圾处理问题,倡导低碳的环保生活生产方式,为官民互动提供了渠道和帮助。

此外,鉴于对当地母亲河水质的关注,在广州和北京也分别出现了广州新生活促进会和北京自然大学。

自然大学是一所虚拟的社区环保大学,旨在通过自助型人才培养的方式,使社区公众实地参与调查,为公众提供探寻自然环境、零距离直面环境问题的机会。自然大学是由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自然之友、绿家园志愿者、厦门绿拾字、南京绿色之友、天津绿色之友、兰州绿驼铃、全国大学生绿色营等多家NGO共同发起的项目,并由中国科协全程支持。

十余年来,这种事件催生NGO的模式越来越丰富。 张立凡说。

近年来,我国一些地方大面积雾霾天气、土壤重金属危机等环境事件频发,环境保护成为公认的一项核心议题。环境问题关系到公众的切身利益,公民、民间组织有着参与治理的强大意愿,引入民间 活水 能补充行政监管的不足,形成社会参与、共同治理的局面。

主体之争

但社会组织的增加,并没有推动社会组织在保护环境和治理污染上的法律角色转变 即使社会组织在某种程度上对污染问题作出了巨大的努力。

上述自然之友、自然大学提起的公益诉讼中,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解炎等专家出具了《专家生态影响评估意见》,指出了被控公司生产项目对当地生态和民生的影响:该公司在其厂区附近排放废水导致土壤可能受到污染,抽取地下水导致地下水下降明显。因为水位下降引发取水区植被退化、沙丘活化、地表水面积下降等生态问题。

但事实是一方面,诉讼主体则是另一方面。

北京市东城区法院表示,虽然民事诉讼法第55条规定了公益诉讼,但究竟什么样的原告能提起诉讼,法律规定的并不清楚。

对此,本案的代理律师、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环境公益律师胡少波表示: 公益诉讼虽然已有了规定,但目前还是一个死的法条,该规定应该通过个案在司法实践中激活。

实际上,就在今年6月环境保护法修订案二审时,自然之友及众多环保组织、专家学者就对将环境公益诉讼主体资格限制在各级中华环保联合会的做法,明确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并提交了具体细致的修改意见。

而10月21日再次提交的草案,种种限制依然不少。 依法在国务院民政部门登记 的限定相当于把所有非官方的环保组织排除在公益诉讼主体之外,只有像中华环保联合会这样的环保部主管的几家机构才符合条件。

中国政法大学民事诉讼法学教授肖建华认为,在目前我国社会组织登记注册难的大前提下,环保组织能在当地民政部门登记已非常困难,更遑论在国务院民政部门登记。

而 信誉良好 和 全国性社会组织 的评判标准模糊不定,弹性极强,也缺乏合理的依据,很容易导致自由裁量权的滥用。

对此,许多专家认为,第三稿草案建议依然在理论上无依据,立法上不科学,实践中难操作。

自然之友有关负责人向本社记者表示,今年正式施行的《民事诉讼法》引进了公益诉讼制度,有利于民间理性参与环保,解决社会矛盾。

实际上,在民事诉讼法修订之前,各地已在进行环境公益诉讼的司法实践。比如,2011年自然之友作为原告提起的云南曲靖铬渣污染环境公益诉讼案即被当地法院受理,目前仍在审理过程中。

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的实质是社会力量通过司法途径来监督环保法律的执行,从而弥补行政执法的不足。因此,环境公益诉讼的主体应尽可能地放开,让更多的社会力量能够通过司法途径来监督环保法律的执行。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表示。

河南治牛皮癣最好的医院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